888真人网上赌场

口辩解推託;另一是坦然承认错误、勇于改正,并找到解决的途径。 我已忘了有多久

会这麽不经意的想起

像一幅渐渐风乾的油画

模糊的颜料 已看不清表情

渴望再从新渲染一遍

感觉却依旧清晰<

Comments are closed.